南安普顿在售中资退潮|颜强专栏

南安普顿俱乐部的控股权,又一次出现在市场上。中资控股的海外俱乐部数量,正在继续减少。

根据《星期日》的报道,“中国商人高继胜收购的南安普顿俱乐部,不到3年,已经决定要出售这家俱乐部”。而目前已经有多家中介来参与南安普顿股权出售事务。南安普顿要价在2.5亿英镑左右,这个估值和高继胜3年前从凯瑟琳娜·利勃海尔手中收购这个俱乐部的价格相似。

凯瑟琳娜此前从她去世的父亲手中接过了南安普顿俱乐部,高继胜和利勃海尔之间完成股权转让在2017年8月。俱乐部收购完成后,运营状况不是太令人满意,连续两个赛季徘徊在降级边缘,2017-18赛季排名英超第17名,上赛季第16名,本赛季状况略有好转,降级压力不如此前那么大。不过,在股权变更之前,南安普顿曾经打进过联赛杯决赛,在英超也能相对稳定地避免保级挣扎。

高继胜作为南安普顿的控股大股东,过去两年把俱乐部运营基本交由他的女儿和女婿。俱乐部先后雇用过三名主教练,佩莱格里诺、马克·休斯和现在的奥地利人哈森许特尔,足球总监也有过几轮变更。

南安普顿俱乐部前足球总监、后来升任俱乐部副主席的莱斯·里德,在离开时和股东方有不少分歧。里德在英国足球青训和转会市场方面有着良好口碑,帮助南安普顿引进和培养过不少优秀球员,其中最出名的案例当然就是高价转会利物浦的范戴克。不过,他后来任用马克·休斯,对俱乐部帮助不大。

俱乐部2018-19赛季的财务报告暂时没有对外公布。根据一些外界分析,其财务状况不是特别健康。2017-18赛季,南安普顿有税前2060万英镑的盈利,只是这个盈利主要得益于当时高额的转会收入,例如范戴克7500万英镑加盟利物浦。之后的2018-19赛季,俱乐部在转会运营方面远不如此前成功。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该俱乐部的薪资占收入的比重达到了74%,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比例。如果范戴克的那笔转会不是发生在2017-18赛季,当时南安普顿就已经出现严重亏损。

这几年南安普顿的引援转会都不够成功,从欧洲其他联赛租借过来的一些高薪球员在一队表现平平。本赛季,俱乐部经历了一场主场被莱斯特城9球血洗的惨败,但之后哈森许特尔的指挥调度帮助球队迅速摆脱降级区。随后的2020年夏窗,俱乐部的管理目标之一肯定是要降低目前的薪资水平,因此,南安普顿在英超的竞争力短期内不会有明显提升。

高继胜最开始是想通过他曾经控股的上市公司莱茵体育收购该俱乐部,但因为资本管理政策在中国国内的变化而未能实现,所以最终的收购是以其个人行为完成的。莱茵体育在二级市场上表现也不够理想,2018年出现亏损,之后被其他机构收购。

南安普顿的行将被出售,意味着中资在海外控制的足球俱乐部数目又一次下降。此前法甲尼斯俱乐部已经被英国首富拉特利克里夫收购。而本赛季武磊效力的西班牙人俱乐部,在西甲联赛中成绩糟糕,长期沉沦于降级区。国际米兰在最近这场空场意甲较量中输给尤文图斯,苏宁控股的国米夺取本季意甲冠军的难度非常大。

2015年和2016年,是中资收购海外足球俱乐部的高峰期,现在看来,明显的萎缩势难避免。这些萎缩跟疫情没有直接关联,反倒是和中资进入到各个不同海外足球市场、不同足球社会的过程中所遭遇的各种文化沟通和体育管理冲突相关。资本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文化融入和价值观认同上的差异,对于如何成功持有呃运营一个海外体育俱乐部,产生的影响更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