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的黑胶唱片不止《加州旅馆

上世纪70年代,老鹰乐队算是最具代表性和最成功的摇滚乐队之一,捧得6次格莱美奖,目前唱片共计发行销量1.5亿张。录音室专辑“Hotel California”如你所愿的在唱片史上销量排名第15位。老鹰乐队被滚石杂志评为“最伟大的音乐人TOP100”中的第75位。

有首成名曲有时候是好事儿,但也是灾难。喜欢英文歌的人,没几个不知道《加州旅馆》。这首歌太特么出名了,而且深深地烙上老鹰的印记,这就是你为什么你脑子里的老鹰乐队只有那一首歌的原因。

老鹰是一支名副其实的全员宝藏乐队,从主音吉他、贝斯最后到鼓手,每一个人都是词曲唱全能的大神。他们风格各异,掌控各种音域,曲风歌路就像一条大河波浪宽,粉丝辐射从三岁到八十,那些被《加州旅馆》耽搁的音乐着实可惜。

在众多被忽略掉的宝藏中,最值得提起的,就是这张《Desperado》(亡命之徒)。这是乐队的第一张概念专辑。与其说这是张专辑,不如说这是老鹰乐队做了一期“今日说法”。

专辑歌曲的内容来自于1890年代在美国西部一伙称为Doolin Dalton Gang的亡命之徒的故事。乐队从关于Doolin Dalton Gang 的书籍和图片中得到灵感,由此创作出这张专辑。

主唱DonHenley思索了一遍又一遍。他得出了个结论:劫匪们一个镇一个镇地掠夺,摇滚乐队则是一路巡演;劫匪们常与酒精、女人、毒品为伴,对于摇滚乐队这些似乎也是标配;劫匪们活在法律之外,摇滚乐队则活在所谓音乐圈的“规矩”之外。或许正是这样的思考驱使老鹰,不随大流,而是认真探讨黑帮成员的一生。

想做好音乐,或许心理学应该修一修。在专辑中,老鹰乐队像FBI请来的心理侧写师般精准,用音乐的方式将末路狂徒的性格,心理活动摸了个一清二楚。甚至连同他们的爱情与人生困境。

这张专辑来自19世纪美国西部著名犯罪团伙,图片过于真实容易引起不适,胆小的朋友请顺手搂紧身边人或者搂紧自己(汪)。

开场的民谣吉他和口风琴给全篇定了调,这是19世纪80年代的西部世界。比尔杜林在其两个兄弟命丧Coffeyville (位于美国堪萨斯州的一个小镇)后,与比尔道尔顿相遇,开始他们Doolin Dalton Gang生涯的故事。如果用一句“黑袍飞影没黄沙”来形容武侠江湖的话,那么“Red-eye and whisky for the pain”则是杜林的西部世界最浓郁的缩影。

歌曲名Doolin-Dalton并不是一个人名,Doolin指比尔杜林,Dalton指比尔道尔顿。两个叫比尔的年轻人的相遇,便是杜林道尔顿帮的雏形。我们的主角,便是比尔杜林和比尔道尔顿。

“杜林第一次受到法律裁决是在1891年在堪萨斯州的科菲维尔。杜林和一些朋友在公共场合喝醉了,律师试图没收他们的酒时,双方发生了枪战。两名律师受伤,杜林逃脱了追捕,逃离了科菲维尔。”

杜林道尔顿帮都是狠人儿。21岁中了23枪被判14年怕是电视剧也不敢这么写。BUT,1892年,杜林道尔顿帮在 Coffeyville 同时抢劫两家银行,与警方相遇后展开激战。帮内四人被击毙,其中最年轻的成员埃米特道尔顿身中23枪。不过现实生活中的埃米特并没有像歌中写的那样:

他以令人惊讶的生命力活了下来。接下来还成功出版了自传,成为了好莱坞的演员。还做了编剧……用李佳琦的一句口头禅形容:OMG……

在第一次触及法律的不到两个月后,杜林成为道尔顿帮的成员。1892年10月5日,道尔顿帮在堪萨斯州的科菲维尔同时掠夺了两家银行。抢劫企图完全失败,Coffeyville公民和律师之间发生枪战,以及不法分子,五名帮派成员中有四人死亡,但Emmett Dalton除外。此后,历史学家表示,在一条小巷中有一个第六帮成员,他们正在逃跑。这个第六人是谁,至今仍未知,而艾美特道尔顿从未透露过他的身份,但猜测仍然是比尔杜林。

歌曲应该是描写劫案发生前埃米特的状态,歌词唱到:“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这个年轻人” ,于是他与Doolin Dalton Gang一起抢劫银行,他的几个伙伴都被警方击毙,他也因此中枪,入狱……

这首与专辑同名的歌曲《Desperado》是整张专辑的灵魂所在。Deaperado是英语中亡命之徒,暴徒的意思。在歌曲中了老鹰也表达了对于这帮亡命之徒的态度。

老鹰在Desperado里用歌词跟你聊人生,巧妙的人生比喻很讨喜。在美国文化与占星术中,方片王后是代指那种拜金的美丽女人,喜欢男人拜倒在自己脚下,提供自己辛苦挣来的钱供她挥霍,但由于她们很艳丽,所以往往最强大的男人都为之所迷。红心王后,则是指那种喜欢照顾男人的贤妻良母,温柔,善良的女孩。

所以歌词的原意其实是“你不要去选择那些漂亮的拜金女,她们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榨”而安静淑女才是你最终的选择,你知道她们一直都很好。

这些法外之人,为非作歹狂放不羁了一辈子,还能逍遥多久呢?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

1893年9月1日,十四名美国执法官进入俄克拉荷马州的英格尔斯,逮捕该团伙,即所谓的英格尔斯之战。在随后的枪战中,三名乘警,两名旁观者,一人受伤,三名帮派成员受伤,帮派成员“阿肯色汤姆琼斯”受伤并被抓获。在那次枪战中,杜林开枪打死了副元帅理查德·斯皮德。

1894年末,帮派成员比尔道尔顿被杀害。警方设置高额奖赏悬赏他们人头,而这通常更容易使他们的朋友倒戈。1895年5月1日,帮派成员查理皮尔斯、乔治纽科姆被叫做“The Dunn Brothers”的赏金猎人枪杀。

后来杜林逃到新墨西哥州,1895年末,杜林和他的妻子在堪萨斯州的伯登附近躲了一段时间,然后他们去了尤里卡斯普林斯,这样杜林可以利用浴室来掩盖他早先在他脚下的枪伤引起的风湿病。1896年8月24日,杜林被美国副警长赫克·托马斯枪杀。

故事到此告一段落。听到这,看到他们的结局,心生一丝不忍。这帮狂徒最后有后知后觉吗?有没有一丝后悔?或者有没有在某个善意没有泯灭的时刻被沾满了鲜血的双手惊醒呢?还是等回头时候才发现自己已深入歧途……

“Whoa son dont wade to deep in BitterCreek”,孩子,别涉过那苦溪深处。如果当时也有这样的劝诫,是不是这些狂徒们,不会错得太离谱呢?

最后一曲的Reprise 意为重奏再现,在华语乐坛比较少见这样的写法。在概念专辑中可看作是前面曲子变奏,用不一样的编曲来重新演绎。Doolin Dalton与Desperado这两首歌的融合,作为整张专辑的结束。老鹰想要告诉你,他们确实是亡命之徒。这个看似多余的举动竟然会给人一种弥合首尾熨贴的仪式感。

老鹰对自己制作的黑胶唱片,似乎也存在某种玄学仪式感。如果你有机会一定要看看这张实体唱片,一个有趣的细节就藏在这张唱片的封面里。

别人的专辑封面还停留在影楼大片时,我们老鹰已经开始玩cosplay了。躺在地上的乐队成员再现了Doolin Dalton Gang经典的登报照片。站在后面的则是专辑的幕后工作者们。老鹰想表达的或许不是歌颂恶徒,而是告诫人们一定记住这样的疯狂,但不要陷入这样的疯狂。

黑胶专辑的设计没有采用任何花哨艺术的手段,很质朴,质朴的就像一期今日说法。不带任何感情的记录下老鹰乐队的解读,然后藏在书架上。老鹰乐队的音乐很少用到钢琴,“Desperado”刚好就是。

所以集合了匪帮故事,少见的配乐方式,推心置腹的今日说法风格的《Desperado》,怎么看都是一张不应错过的黑胶上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