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在见过病床上的前男友后她决定彻底忘记这段感情忘了他

“夏如初!你来干什么?”一声熟悉的叫唤声,把她从回忆拉回现实。她微微回过头,看到陆静宜一脸怒气的站在她身后,陆静宜是陆瑾言的姐姐,她大概也认为是她害死了陆父,所以才那么凶吧。

“静宜姐,我只是听说瑾言受伤了,所以特意来看看他!”夏如初静静的看着她。

“他不需要你!夏如初,三年前是你自己提的分手,现在看到我们瑾言事业有成,你又后悔了是吗?我告诉你,你们是不可能的。”

“我没有想回到他身边,我看一眼就走!”她只是淡淡的解释道,“误会都解除了,当年推你爸爸下楼的是洛可,不是我啊!陆家和夏家的恩怨,也算是了结了吧!”

“是洛可那又怎样?如果不是因为你,洛可也不会推我爸爸!”陆静宜一脸怨毒的盯着她。

夏如初在心里轻叹一口气,觉得真是可笑至极,恨一个人总能千方百计找出借口来恨,看来,这个怨结是永远也打不开的。

这一句,似乎把夏如初从梦里骂醒了,静宜说的没错,陆瑾言已经和别人结婚了,她对于他,什么都不是!连朋友都算不上。

“可是,我只是担心他……”在他没有苏醒过来之前,她只是担心他而已。她只想看着他安然无恙的活着,才能放心的离开。

离开本就是早就做好的决定,但此时,她并不想离开,纵然陆静宜恶言相向,她也不想离开。

夏如初顿了顿,忍住心里的怒气:“再给我几分钟,只要确定瑾言没事,我马上就走!”

木木然的从医院走出来,丹尼斯的车子还原地停在那里。他也没有问她,只是默默的帮她打开车门。

“去机场,离开,回美国!”她靠着车窗,看着车外繁华的夜景,脑子里忽然涌现陆瑾言曾经说过的那些狠绝无比的话语,还有自己站在窗台上生无可恋的场景,是这个男人亲手把她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说出“离开”这句话的时候,连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本来以为,等一切水落石出之后,当着他的面解释一下的,可是现在,她不想了。

就像陆静宜说的那样,其实就算是洛可干的那又怎么样,归根到底还不是因为她!

如果他醒来之后,知道了一切真相,还是不理解她,那么,她又要把自己设置在什么境地。

他那样心狠手辣的人,比魔鬼还要恐怖的人,她应该巴不得他死才对,她为什么要想他?

矛盾的情绪,痛苦地绞缢着她,悲惨的往事又显明起来,她伏在车后座上抽泣着,肩膀在柔和的灯光下抖动。

“既然还爱着他,那么就不要走了吧!”不知道是因为晚上的暮色还是秋风拂过,他的声音渗的有些凉。

夏如初没有回答他,喉间溢出轻微的低笑声,忽然大笑起来:“我和他,三年前就结束了,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爱上他!”

丹尼斯的脸色愈加晦涩而深沉,他凝了凝那乌黑深邃的眼眸,怎么觉得她是在说反话呢!明明爱的一塌糊涂,却偏偏固执的骗自己不爱。

“嗯!好!”他那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伸了过去,指尖抚过她的发丝,俊美的脸庞凑到她面前:“离开也好,忘记也是另一种开始。”

温热的唇瓣慢慢的贴近她的肌肤,呼吸相错的一瞬间,她却下意识的躲闪了过去。

“瑾言已经和洛可结婚了,你算什么东西?”陆静宜的那句话就像是一把尖刀,深深刺痛了她的心。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够可笑,她去看他,简直就像是一个自作多情的跳梁小丑。

“机票已经订好了,两个小时后起飞!最后一个位子!”丹尼斯那温润十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客气!如初,在我面前,不要说谢谢!也不用觉得自己亏欠我什么!”丹尼斯淡淡的笑道。

“还记得小时候你家门口的那条窄巷吗?”车子停在机场的地下停车场里,他下车替她开了车门,动作优雅而矜贵。

“我家门口的巷子?”她惊讶的反问道,小时候父母的老房子门前确实有一条小巷子,那时候她经常和小伙伴们在那条巷子里玩耍。

“有一次,你遇到一个满身是伤的年轻人从巷子里头跑过去,那个年轻人躲在你家院子里面,后面跟着一帮追杀的小混混。你帮助那个年轻人掩盖,成功的躲避了那些小混混!”丹尼斯眯着蓝色的眸,浅笑道。

“是啊!我记得当时那个小哥哥受了很重的伤,背上全都是血,我还偷偷翻出我妈妈的医药箱,给他止血。”夏如初茫茫然的想着十几年前的一桩旧事,她记得那个年轻人,他有一头跟丹尼斯一样的金发,约莫比她大十岁左右的样子。

夏如初被他惊讶到了!小时候她无意中救的那个哥哥,竟然会是丹尼斯!那么,在三年前她初去美国那次意外偶遇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