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中国即将消失的驯鹰文化:猎鹰与猎犬配合追捕山鸡太刺激

在丽江秋日的高山上,一场惊心动魄的追猎正在展开,几只敏捷的猎狗在主人的指挥下分成数队,在深不可见的草丛中迅速游走,追踪着野鸡的气味。

山坡高处,放鹰手单臂擎着猎鹰坐镇,猎鹰锐利的双眼始终注视着下面的一切动向,一只野鸡从草丛中惊飞而起,慌乱之中扑倒在地,被赶上来的猎犬们捕获,但狩猎还在继续。

放鹰手不紧不慢地随着队伍前进,不时向周围的同伴传达野鸡的动向,突然间猎鹰猛地弹射出去,如同黑色的闪电般,直扑向山下逃窜的野鸡,消失在草丛之中不见踪影。

猎犬的勇猛忠诚,猎鹰的迅捷敏锐,人类的调度指挥,三者的配合让这场狩猎变得格外生动立体。

左牵黄 右擎苍,这句豪迈的名词就是对他们最贴切的表述,纳西人从明代就有了驯鹰狩猎的文化,距今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历史。

即使是科技发达 物资丰富的今天,依然有不少年轻的纳西人,保留着这种传统狩猎的习惯。

但是有一项关键的鹰猎技术,这些年轻的猎手已经不太知道了,只有一些老猎手还熟练地掌握着。

今天正好是两人外出狩猎的日子,而他们手中被包得严严实实的鸽子,是一会儿狩猎必不可少的诱饵。

因为他们要捕捉的不是别的东西,就是猎人们最重要的狩猎伙伴,鹰,将野生的老鹰捉到,并驯化成听话的猎鹰。

这种鹰猎最初最关键的技艺,现在只掌握在极少数的老猎人手中,因此每一只猎鹰都显得弥足珍贵。

野生的老鹰大多出没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想要捕捉它们就必须长途跋涉,到偏远的深山老林里寻找。

按照和福生的多年经验,捕鹰最好的时节,是在每年的九月下旬到十月中旬,正好是雏鹰刚刚离巢,开始尝试自己捕猎的时间,这样的老鹰是最好捕获也是最好驯服的。

由于就在国庆放假的这几天,和福生常常会带着自己的孙子们,一同进山观摩捕获老鹰的过程。

老人的愿望很朴素,并不是一定要孙子们继承这门手艺,而是希望他们经常出来锻炼好自己的身体。

和福生说,自家的子子孙孙很少有沉迷电脑和手机的,因为比起虚拟的游戏,男孩们对这种山野间的狂野游戏更加着迷。

捕鹰的成功率其实非常低,大多数猎鹰人都是够买人工饲养的鹰隼,然后再训练成自己的伙伴。

不过和福生对自己很有自信,他的捕鹰技巧在当地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由此还获得了丽江鹰王的称号。

用弯刀砍下一根粗细合适的树枝,将带着的捕鹰网缠绕在上面,选好一个视线宽阔的位置布下网子,这就完成了陷阱的一半。

然后还要用身边的树枝再做一个小机关,这个机关可以让人在远处操控鸽子的行动,一上一下地吸引老鹰的注意力。

一起工具都准备就绪后,和福生让孩子们远离这里,自己和搭档则隐藏在一边的灌木丛里,静静等待老鹰的到来。

老鹰的视力是所有动物中最敏锐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两人要都穿着迷彩服的原因,轻微的动作和颜色差异都瞒不过鹰的眼睛。

就这样足足等了三个小时之后,好运终于降临了,一只雏鹰忍不住诱惑,飞扑向了作势欲飞的鸽子。

被头上的网子当头罩下,在避免被啄伤的前提下,一只双目圆睁 顾盼神骏的雏鹰被包裹了起来。

像这样野生老鹰非常难得,只要能训练出来,往往要比人工养殖的更加凶猛彪悍。

不过在下山前,他们还要给老鹰做一个关键的小手术,搭档取出消过毒的针线,贴着老鹰的眼睑将它的双眼都缝了起来。

虽然听起来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但从雏鹰毫无挣扎的表现来看,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疼痛。

因为新老鹰还没有接触过人类,在新环境里很容易受到惊吓,缝上眼睛可以让它不再那么害怕,只要老鹰慢慢地适应了人群,大约两三天之后就能拆开。

回到村庄后,和福生把后续的工作交给了自己的两个徒弟,他们要给老鹰身上,添加一些保护性的道具。

因为提前缝好了眼睛,这个过程中老鹰表现的相当顺从,鹰脚上这根柔软结实的绳子叫脚绊,防止老鹰挣脱飞走,尾巴上还绑了一个定位器,即使老鹰飞走也能找得回来。

猎鹰的捕猎能力取决于鹰的品种和成长状态,但熬鹰才是真正决定老鹰,是否能成为猎人最佳拍档的关键。

这个过程既是在熬鹰也是在熬人,老鹰一天只能喂食一次,每次只给三两精瘦的牛肉,还要时刻让它停在人的手上,人不离鹰 鹰不离人。

熬鹰人不断挥动手臂消耗它的精力,就算是到了晚上,这种斗争也不能停止,人和鹰都需要保持清醒,直到有一方服输为止。

所以通常情况下,和福生都是和自己的好友一起熬鹰,大半夜的时候都要带着老鹰在集市里逛,目的就是为了让其在意志薄弱的时间里,尽快适应喧闹的环境,熟悉人类的气息。

和福生说,驯鹰手一般都是直爽刚烈的性子,脾气稍微柔和点的都做不得这一行。

因为鹰本就是天空中的王者,傲视宇内 桀骜不驯,没有一个比鹰还硬的脾气是绝对坚持不下来的。

当行人从老鹰身边经过甚至抚摸,而老鹰也没有任何反应时,这只鹰就算是熬好了。

和福生将上好的牛肉锤成肉沫,然后用清水冲洗一遍,放在手上一次又一次让老鹰飞过来啄食,这是驯鹰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跑绳,让老鹰学会从猎人手里获得食物,养成一听到命令就飞到回来的习惯,别看老和身材干瘦,却是一副天生的大嗓门,一声又一声洪亮震耳的喝令声,从他的身体里迸射而出。

老鹰随即张开双翼稳稳地停在他的手上,此时的和福生一改他在孙儿面前慈爱的模样,变得异常严肃而认真。

因为在他看来驯鹰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人用心对待不能稍有马虎,不然训出来的鹰就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会因为意外事故,伤害到自己和旁人。

明天就是这只猎鹰的第一次狩猎,不能喂食太多的牛肉,不然就会让猎鹰失去捕猎的兴趣。

为了消化掉猎鹰肚子里的食物,和福生决定带着自己的孙儿去外面溜溜鹰,即使是看起来简单的架鹰,里面也有很多的学问。

鹰要站哪个位置才舒服,人要用什么姿势才省力,这些东西都需要猎手们在实践中一点一点摸索,一点一点和手上的老鹰磨合。

而这个小小猎手要比其他幸运得多,因为他有一个耐心又老练的鹰王爷爷,可以手把手得教他一切关于与鹰作伴的知识。

他告诉孙儿,出来溜鹰并不是把鹰拿出来炫耀的,目的是为了加深人与鹰之间的感情,一定要时刻注意礼让过路行人。

一般来说,一只猎鹰只会陪伴猎人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后就要被放回山林,重新回归自然的生活。

但这只猎鹰是和福生最喜爱的一只,他已经驯养了它接近三年的时间,立下了赫赫战功,也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

老猎手把猎鹰带到丽江当地的指云寺,这是他精心挑选的离别之地,希望老伙伴在离开自己之后,能够顺顺利利地回归野外,平平安安地繁衍生息。

和福生一块又一块牛肉喂给老鹰,一边亲昵地抚摸着,一边有着说不完的话,悲伤和不舍几乎刻在了他沧桑的皱纹上。

他将老鹰的脚绊剪断放飞到树上,却又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回头,一次又一次地呼唤。

而老鹰也一直没有离开,每次都像往常一样飞回到他的手上,和福生早上出来放鹰却直到黄昏的时候才转身离开。

树上的老鹰还在停在枝头,不知道是在欣赏夕阳,还是在目送老伙计远去的背影。

好在有新猎鹰和孙儿的陪伴,让和福生不会一直沉浸在离别之中,猎手和鹰生活还在继续。

明天就是这只雏鹰大展身手的时候了,为了和新伙伴有个好表现,在孙儿睡去之后,和福生架着猎鹰一直到了凌晨才睡去。

这只从野外带回来的猎鹰,不论是从服从性还是凶猛程度上,都是一等一的出色,不到半个小时,已经一连抓住了两只野鸡。

在这个和鹰打交道一辈子的男人眼中,别人夸他的鹰比夸他自己还要高兴,这种简单如孩童般的喜爱和乐趣,也许就是纳西族人和鹰的羁绊,能够坚持千百年的真正原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