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章泰-默里的交易对于特雷-杨和老鹰以及马刺重建的意义

  老鹰在本周三前做出了本次NBA休赛季最大的交易,根据ESPN记者Zach Lowe报道,老鹰在为了交易得到这位二十五岁全明星的同时,送出三个首轮签—其中包括两个本队的无保护首轮外加一个选秀互换权。

  鉴于默里曾在马刺担任控卫,他和杨的搭档,对老鹰的后场将会是一手有趣的补强。默里曾经入选2017-18赛季的第二防守阵容,他无疑能提升老鹰的防守,毕竟上个赛季老鹰的防守效率排在联盟26位,是所有季后赛球队中最差劲的。

  另一方面来说,马刺在默里身背两年童工合同,交易价值最高时出手。接下来,马刺的阵容将主要由六位首轮秀球员组成,包括过去三年的选秀成果,以及今年的三位新秀,未来还会有更多年轻球员加入马刺。

  马刺得到达尼洛-加里纳利2023年首轮签(来自夏洛特黄蜂)2025年无保护首轮2027年无保护首轮未来的选秀互换权

  既然默里来了,那么老生常谈的话题又会被提起,如果杨经常打无球,老鹰将如何利用杨的投射能力?根据Second Spectrum追踪到的NBA高阶数据 显示,杨每场比赛的持球时间高达8.7分钟,位列联盟第3;执行了3730次挡拆进攻,高出第二名(卢卡-东契奇)11%。

  以杨为绝对进攻核心的体系让亚特兰大老鹰取得了不俗的常规赛战绩,在2021-22赛季,他们的进攻效率仅次于犹他爵士,排名联盟第二。可到了季后赛,在迈阿密热火的针对性防守下,杨场均仅有15.4分,命中率不足三成,失误(31)比助攻(30)还多。

  在2020-21赛季,老鹰一路杀进东部决赛的过程中,杨功不可没,因此问题并非他能否在季后赛证明自己。问题在于,面对最好的防守球队时,过度提升他的球权,是否最大化了他对于球队的作用。老鹰引入的默里同样另是一位高强度持球后卫,他的挡拆次数(2608)位居联盟第六,场均控球时间(每场7.4分钟)联盟第七。

  这样的双人组获得成功的先决条件是,两者都具有可观的无球威胁。例如克里斯-保罗在火箭时与哈登搭档(至少第一年效果拔群),以及他在太阳与布克的双人组合。但是默里并不符合这一条件,生涯三分命中率33%,尽管接球投篮的效率更高一些(Second Spectrum显示上赛季该项数据为36%),但是仍旧低于平均水平。

  杨也不是优秀的无球球员,虽然他的投射能力有条件让他做到这点,(2021-22赛季,他的接球三分命中率高达45,在出手50次以上的球员里排名第11),但这并非他的常规打法。整个赛季他仅有86记接球三分出手。上赛季杨83%的进球都是未受助攻的,根据NBA高阶数据显示,在至少投进250个运动战进球的球员里排名第四。默里在这方面不遑多让,达到了73%(位列第11)。

  在谈到杨的无球威胁时,我们都会将他和斯蒂芬-库里做一个比较,有着超级射程的小个后卫,经常被用来作为杨的参照。正如金州勇士主教练史蒂夫-科尔最近在Lowe的播客上所指出的那样,库里之所以能打无球,是因为他在戴维森大学的前两年打得分后卫,球队需要他在无球的情况下通过必要的跑位来给球队拉开空间。但是和库里不同的是,杨在成长的过程中一直是持球打法。

  但总的来看,这样的比较并不公平,因为库里的持球以及通过无球跑动破坏防守的能力都是NBA历史级别的。老鹰不需要杨成为库里。只要杨能在防守端更加积极,同时让出部分球权给默里即可。

  首先是防守端的提升。尽管默里还没能恢复到2018年交叉韧带撕裂前的防阵级别,但他一直维持着高抢断率,也是善于保护后抢场篮板的后卫。在场上,他能够承担更困难的防守任务,让杨去防进攻威胁较弱的对手。

  此外,当杨在板凳上时,老鹰的可能性变小了,这让杨能有更多的休息时间。尽管成功打造了围绕博格丹诺维奇的第二阵容,但在赛季后半段,当杨不在场上时,球队的进攻表现再次出现了挣扎。无杨状态下球队的进攻效率大打折扣,每百回合的得分下降了10分。

  某种程度上来说,当球队进攻太依赖某一球员时,这种情况是无法避免的。但是得益于这笔交易,老鹰可以保证始终有一名全明星控卫留在场上,希望这能够减轻球队对杨的依赖。

  尽管德章泰-默里的合同是联盟里性价比最高的那一档—合同仅是一位普通首发后卫的合同价格(本赛季1660万美元,2023-24赛季1770万美元—但是为了得到他,老鹰反而付出了更多,因为球队是用加里纳利的部分保障合同来匹配薪资,而非球队核心球员的合同—比如前锋约翰-柯林斯。

  如果今天(29号)裁掉加里纳利,他们就能免交奢侈税。相反,在大名单没有填满的情况下,他们将以超出预计奢侈线的身份开启自由市场。如果想避税,老鹰队薪资的可操作空间也很小。所有本赛季薪资在350万以上的八名球员都还留在球队名单上。

  虽然对于亚特兰大老鹰来说,得到默里是一次补强,我不太确定通过这次交易他们能否晋升季后赛球队的上半区。我依旧将他们排在凯尔特人,雄鹿,76人之后,除非他们还能在休赛期有所作为。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这笔交易的价值有待商榷。

  就像Lowe在播客里说的那样,当球队为了一名高性价比的球员付出三个首轮签时,他最好能帮助球队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比如在雄鹿夺冠之后,他们肯定不后悔为了朱-霍勒迪付出了那么多选秀权和互换权。但是老鹰做的这笔交易还需用长远的眼光来看待。

  在放弃两个无保护首轮签之后,老鹰在首轮秀的交易上可以更加自如。老鹰依旧可以交易球队自己在2023年和2029年的首轮签。坏处就是,如果事态并未向预期的方向发展,他们将没有退路可言。(如果默里在2024年以自由球员的身份离开球队,由于目前合同太小,提前续约不现实。)根据ESPN记者Tim Bontemps报道,不仅仅两个首轮签没有保护,2026年的选秀互换权也是没有保护的。

  老鹰将未来赌在了杨和魔力的兼容性上。为了球队的未来着想,他们最好赌对了。

  我完全能理解,圣安东尼奥球迷们对于交易这位年仅25,还剩两年超值合同的全明星感到失落。然而他们收到的,是难以拒绝的报价。如果默里两年后成为自由球员,或是签下一份接近顶薪的合同,他的交易价值将大打折扣。

  将从老鹰队获得的两个首轮签向后顺延了三年后,不仅其乐透签位上升的几率增加了,也可以抓住现有年轻核心球员的红利期,适时引进新鲜血液。此外,马刺获得的最早的首轮签在明年,是黄蜂与老鹰进行卡姆-雷迪什交易中送出的。

  目前为止,马刺手中最好的签位可能是球队自己在2023年的首轮签。值得一提的是,马刺这二十多年的成功就是从球队在大卫-罗宾逊受伤,摆烂一年之后选到的头奖:蒂姆-邓肯开始的。我不是说法国奇人维克托-文班亚马或来自G联赛点燃队的后卫斯科特-亨德森(目前ESPN Jonathan Givony最近所预测的2023年选秀的前二人选)是这个级别的球员,但马刺可以对此抱有类似的期待。

  马刺阵中还有一些年轻的天赋,由凯尔登-约翰逊,德文-瓦塞尔双人组领衔。默里离队后,这些年轻球员在承担更多进攻任务时或许会表现的有些挣扎,但是这些考验从长远来说是有益的。马刺也应该为今年选到的首轮秀分配更多的时间:后卫马拉基-布兰纳姆和布雷克-韦斯利以及前锋杰里米-索汗。

  假设马刺买断了加里纳利,马刺还能留下创造2500万美元的薪资空间。这还不足以为太阳中锋德安德烈-艾顿提供一份顶薪合同的报价,但是如果马刺将艾顿视为球队重建的核心,还是有机会得到艾顿的。如果不追求艾顿,马刺可以用薪资空间吃进一些其他球队的垃圾合同,继续踏上自己的漫漫重建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